EN

新聞中心

國内光伏逆變器市場将開始第四次洗牌?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8-12-01

“未來已來”

“目前分布式光伏标準化的商業模式尚未形成,市場整體比較淩亂,一旦商業模式固化,更多企業進入分布式市場,小機型逆變器價格會迅速下滑,這也意味着光伏逆變器市場第四次洗牌即将開始。”

一位在逆變器市場戰鬥近10年的資深專家說,“大概在未來一到兩年内,将會再一次面臨市場大洗牌。”

時至今日,光伏逆變器市場即将面臨第四次行業洗牌。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光伏逆變器市場的前三次洗牌發生了什麼。

1

第一次洗牌:國内企業“蜂擁而入”。


2009年前後,受益于國内金太陽示範工程和特許權項目的推動,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讓國内光伏應用進入了大規模的市場應用階段。而此時光伏逆變器市場隻有科諾偉業、冠亞、陽光電源等少數幾家國内企業有一定量的生産,其餘基本全依賴進口。一時之間,國内光伏市場上湧入了艾默生、SMA、卡拉羅、AE、賽康、西門子、施耐德、ABB、POWER-ONE等大量的國外品牌。

與此同時,200%-300%的逆變器利潤刺激了國内電力電子制造企業,許多做變頻器、UPS、通訊電源、電力電源等電力電子産品的廠家也紛紛開始開發光伏逆變器子業務或直接轉型做光伏逆變器。從技術的角度來說,市場準入門檻并不高,這些企業轉行做逆變器比較容易。由于超高的利潤和較低的準入門檻,國内逆變器廠家數量迅速攀升。據統計,2011~2012年,國内逆變器廠家的數量多達140家。

市場調節的盲目性和滞後性開始體現出來,當國内逆變器産能在短時間大幅釋放,市場開始供過于求,逆變器價格随之高速下滑。經過一輪激烈的市場競争後,光伏逆變器的價格由原來的2元/瓦降至了0.7~0.8元/瓦,不少國内企業因受制于價格戰的拖累紛紛破産或倒閉。國外大部分品牌也受到嚴酷的沖擊,因利潤大幅度銳減不得不退出中國市場。甚至曾在中國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二的艾默生,也最終被上能電氣收購。像卡拉羅、賽康這樣的品牌,現在市場上幾乎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了。

2

第二次洗牌:國内企業價格戰,大機寡頭勝出



2012~2013年之間,當國外的大部分企業陸陸續續被國内企業競争出局之後,國内企業之間的“厮殺”的激烈程度并沒有減弱。不變的是,此次的洗牌仍舊是以價格下降為主導。

由于當時的光伏市場仍以地面電站為主,即所謂的大機市場,因此在大機制造方面擁有技術和制造實力的陽光電源、上能電氣等企業引領了此次行業洗牌。

經過本輪洗牌,陽光電源、上能電氣兩家大機企業逐步占有了50%的地面電站市場份額。以2013年為例,上能電氣的市場份額達到了15%,陽光電源達到了35%。

在此期間,國内分布式市場局面尚未打開,古瑞瓦特、固德威、三晶電氣等小機企業主要轉向了開拓國外市場。譬如,三晶電氣在比利時和巴西家庭光伏市場上獲得了較為可觀的市場份額。

3

第三次洗牌:華為入場,外貿企業回歸國内。




2014年,華為的強勢入場以及國外市場的變化促使了逆變器市場的第三次洗牌。

華為在逆變器領域選擇了組串式技術路線,高舉智能光伏大旗迅速崛起,使市場的集中度進一步得到了提升,引發了市場格局的改變。最終陽光電源、華為、上能三家企業占據了地面電站80%以上的市場份額。

2014年前後,國外光伏市場也發生轉變,古瑞瓦特、山億、固德威、歐姆尼克、三晶電氣等企業開始逐步回歸國内,但國内的分布式市場仍舊不容樂觀。

2015年,國内分布式市場從江浙地區開始逐步啟動。國内分布式光伏市場的又開始爆發了一次小高潮,讓一些企業發展進入了快車道。數據表明,2015年古瑞瓦特、三晶電氣、固德威等小機企業的國内市場的營收逐步超過了國外市場的營收,尤其是2016年,這些企業在國内市場的銷售增長幅度皆超100%。

4

第四次洗牌:逆變器寡頭布局分布式市場



在2016年分布式市場已變得炙手可熱,地面市場上的逆變器寡頭們也開始布局分布式市場,2017年前後,陽光電源、華為、上能等大型企業都推出了自己的小機逆變器。2017年,天合、協鑫、晶科、尚德等一線光伏組件企業開始大力推廣自主品牌的分布式原裝系統。

目前,逆變器企業呈現出地面市場和分布式市場較明顯的分化狀态。一類是,地面市場的寡頭企業,華為、陽光電源、上能和特變等;另一類則是,在分布式市場上占有較大份額的古瑞瓦特、固德威、錦浪、三晶電氣等。

光伏逆變器市場已經邁步走向成熟期,毫無疑問,随着入局者的增加,市場競争将會更加激烈。企業為了順應時代潮流,努力在這洶湧的洪流中博出一片生機。

孫子雲:“勝者先勝而後求戰,敗者先戰而後求勝。”  市場風起雲湧變幻莫測,企業唯有遵循市場規律,傾盡全力做好萬全備策,方能在殘酷的市場競争中立于不敗之地。

相關新聞

版權所有 :深圳碩日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品牌網站建設 : CTMON